您的位置: 通化资讯网 > 美食

灵值 第0089章 神秘的纸牌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1:21

灵值 第0089章 神秘的纸牌

无论何时,莫斯科红场都像节日一般,更何况临街的酒吧一条街迎着太阳落山,又要掀起一番波澜

灵值  第0089章 神秘的纸牌

“莫雷,这几天催催他们,加大招聘力度,驻场、服务员给我快点补齐。”

“是,大哥!”

随着莫雷转身离开,可以看的出来,翁坤对于这一千名女性灵力有点绷不住了。

躺在DS酒吧的办公室内,身后床上已是一群干尸,依稀可见,从尸体上看,角色职位略有不同。

将气聚集在背部,只听的到衣服撕扯的声音,并不见八只手从背部出来,仅仅是撑破衣服的半截手臂而已,况且还有些疼痛难忍。

手刀在空中飞舞,一阵气劲抽打在尸体上,众干尸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翁坤暗自琢磨:现在吸了不下400多人了,为什么!为什么特么手臂还不能回复!

“艹!”将酒瓶猛的砸向大门。

“哐……”

大门微微打开,一个内保人员谈着头说道:“老板……”

“什么事!”

“额……刚才有个人说是您的老熟人,给您写了一张卡片,让我转交给您。”

“放着吧。”

“好的。”手部微微颤抖将卡片放在了桌子上,便转身离开。

翁坤拿起卡片,上面白底黑字写着:[街头十字路口,今晚有你需要的……]

看着字条,翁坤根本无法猜测是谁留的字条。但对于他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未知的线索,死马当活马医吧。

穿上衣服,叫上莫雷俩人便奔向街头十字路口方向。

傍晚的莫斯科看起来美极了,橙黄色的云柱穿过云层,照在街道上,路过的行人看起来都是温暖惬意的。

“大哥,怎么回事?”

翁坤在十字路口望向四周,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大哥,你看!”

翁坤顺着莫雷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名女子站在一家咖啡店门外,一直在手心里扔着一枚黑白相间的药丸。

“药丸!莫非是那个药剂师彦成?”俩人跑上前,一把将药丸抢了过来。

莫雷用力的抓着女子的手腕:“说!谁给你的!”

“哎呀,你抓的人家好痛!”女子极力掰开莫雷的手,捏了捏手腕说道:“他就说给你们,你们就知道了,多余的我也不清楚。”

“在哪?给你药丸的人在哪!”

女子抬起双手,晃动着手指,目光看着闪烁的美甲,阴阳怪气的说道:“刚才把我抓的那么痛~倘若你们要……”

翁坤从兜里拿出了一叠卢布,放在女子手中。

“还是你聪明。”女子望向莫雷讽刺的口吻说道:“向人家学学,这么挫!”

“你特么!”翁坤用手拦在莫雷面前。

“那个人在哪里?美女?”

女子侧过身子,目光投向身后餐厅。只见聚集围绕在大圆桌里的全是女人,谈笑风生中间一名戴着礼帽看不见脸的年轻人。

莫雷和翁坤四目对视,便进到餐厅中。

“欢迎光临,请问几位?”服务员立即走过来。

莫雷对服务员挥了挥手,俩人走到圆桌前。

女人们纷纷抬起头望向莫雷与翁坤。

俩人表情凝重望着头戴礼帽的男人。

莫雷将黑白相间的药丸放在了礼帽男的前面,问道:“这是你的药?”

礼帽男不说话,嘴角轻轻一撇,继续摸着身边两位姑娘的手。

“喂!你特么聋了?!”莫雷猛的喊了一声。

礼帽男伸出右手掏出三张塔罗牌,背面朝上,缓缓推向俩人面前。

“这什么鬼?你特么哑巴?老子问你话呢!”

礼帽男伸出右手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原本停留在桌上黑白相间的小药丸便缓缓滚入手中,一旁的众多美女拍手叫好。

“你们可真笨,翻一张,我们的大魔术师让你们随便翻一张。”其中一旁的女人说道。

翁坤将手放在第一张牌时,竟然感受到牌上是有灵力的,想必这个所谓的魔术师并不一般。

翁坤又将手划过第二张牌,不知怎的,第二张牌的吸力极大,手部竟然微微颤抖起来,翁坤用尽全力往第三张牌划去,但吸力猛的将手吸在了中间的塔罗牌上。

翻开塔罗牌的一刹那,莫雷和翁坤傻了眼,和以往的塔罗牌并不一样,因为这图中是一张动态的塔罗牌。

而最诡异的是,图中的塔罗牌竟然是药剂师彦成被绑在一个悬崖边,悬崖与彦成之间只有一根即将断开的绳子。

身边的众多美女探身望去,再一次拍手叫好。

“大哥……这是!”

翁坤心想:如果这真的是那名药剂师,自己都对付不了,眼前这个礼帽男竟然可以轻易降伏,一定灵力在彦成之上。看着架势,也不是高出一星儿半点,倘若真打起来,可以说基本毫无胜算。

翁坤缓缓坐下:“这是什么意思?”

礼帽男食指一挥,桌面另外两张牌缓缓消失,同时在中间塔罗牌的右侧出现一把匕首。

翁坤缓缓拿去匕首,眼睛望向礼帽男,也许是坐下的缘故,看着眼前的礼帽男着实帅气,看上去也就19岁左右的样子。

礼帽男目光与翁坤对视了一番,竟让翁坤感到极强的压迫感。

翁坤不知怎的脖子也无法移动,身体也僵硬住了。

“图中的人,要他活便能活,要他死看你了……”又望向四周看着众多美女,微笑道:“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众美女笑着,仿佛是能读懂这礼帽男莫名的幽默感一样。

翁坤拿起匕首在塔罗牌的正面举起刀子晃动着。

图中的彦成双手双脚被捆住,嘴被堵住,但仍然能从眼中看出面临的恐怖。

礼帽男又再一次说道:“他仅仅是想控制,而我是合作。”

翁坤已经意识到礼帽男就是在暗示自己,于是抬起匕首,猛的插向被捆绑的彦成。

“噗呲”一声,图中的药剂师彦成竟然在流血,随着匕首离开图的一刹那。

“噗!!!”从图中喷发出的血液直逼天花板,众人大惊,叫声连连。

就连身边几位美女身上占到了血迹,也开始恐怖的叫嚷。

翁坤和莫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如此轻而易举就杀死了彦成,这个人到底是谁!

礼帽男打了一记响指,大门瞬间关的死死的,木质挡板也迅速贴在玻璃上,顿时屋内愈发黑暗。

伴随着肆意尖叫的餐厅内,礼帽男摘下帽子,望向翁坤:“我叫湛!是来帮助你的,不过我可比沙魔那个废物要强的多!好好享用这些礼物吧。”

话音未落湛便化作黑影,顺着墙壁进入到天花板不见了踪影。

不久后,餐厅内的叫声便消失了……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QQ咨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网上咨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热线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再线咨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