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通化资讯网 > 星座

亲情祖母的顶针儿

发布时间:2019-10-23 15:51:44
这些理由说得理直气壮,甚至有些好笑。她总是微笑着,然后再摇摇头,但是没有拒绝我。比如说:我会在她的车上故意掉下文件,让她给我送去,又或是在跳舞时,故意踩到她的鞋子,然后再买双新鞋送给她,这些理由一次次让我约她出来喝咖啡看风景,我能感觉到她眼睛里那些闪动的情愫。我有时也在想是不是真的爱上她了?望着她闪动的睫毛,自己为什么是那么地开心?我无数次地告诫自己:柳子静只是一个牺牲品而已,她只是我们要报复柳昆玩的手段,一颗手中玩弄的棋子而已。 柳子靜二十二歲生日那天,我送給她一件紅色禮服,一身紅裝的她就像朵盛開的芙蓉,有種美到骨子里的清透。當我沉淪在她的深情下不能自拔時,突然間看到父親握緊的雙拳,挽著子靜的手有些發抖。我在害怕,害怕子靜會受到傷害。在子靜的生日宴會上兩個拜把兄弟重逢了,那一刻,我看到父親眼中的仇恨,也看到了柳昆眼中的悲傷和驚訝。此時的柳昆眼中為什么會有悲傷呢?是看穿了我們玩的手段,還是另有隱情呢?二十二年前到底是誰先背叛了誰呢?父親也不愿多提起。 爱上柳子静注定是一个错,但是我情愿这样错下去,我不敢想子静知道真相后,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但是我相信她会懂我是爱她的。可是父亲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他告诫我说:女人如衣服。夹在父亲和子静中间,我左右为难。如果我不是苏家的儿子,我肯定会放弃抱复,和柳子静幸福地在一起。 柳子静很文静,我常见她在刺绣,柳子静常绣一种淡蓝色的花,她说这种花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牵牛花。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这种花,听说这种花在大陆遍地都是。柳子静一个富家之女,为什么会喜欢大陆的牵牛花呢?看她在绣牵牛花时,总是带着微笑。 柳子静的能吃苦让我很好奇,我问她的过去,她总是淡然地一笑。父亲也不清楚柳昆在马来西亚时的状况,但我们都感觉柳子静不像是柳昆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子,不会鱼惊鸟散对名利和金钱看得如此轻薄,柳子静从不提及以前,她是一个美丽而又让人不忍去追问的谜。 就在我們兩情相悅時,柳子靜在馬來西亞的演出中,因高空支架倒塌而墜地,看著從高空墜落的她,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感覺自己的心嘎然停止了。不管我怎么呼喚她,她都不肯說一句話。我不知道柳子靜以后會怎么樣,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在一點一點地離我遠去,我必須抱緊她,讓她離開的腳步慢一些狐虎之威,再慢一些。我不停地晃動她,我在怕,怕再見不到那雙刺繡的手。此時我已聽不到場內的呼喊聲和哭聲,眼前只有一朵隱形的牽牛花在綻開。 当柳子静醒来时,我看到父亲虚情假意地嘘寒问暖,那一刻我有种锥心之痛。父亲是痛快了,柳子静残废了,柳子静的下半辈子雄才大略将在轮椅上度过。子静是柳昆的掌上明珠,在子静昏迷的这些天,他似乎老了许多。我不想看父亲自导自演地这场戏,推开房门冲了出去。我想找个无人的地方静一静,为什么我今生唯一爱过的女子会遭遇如此大的不幸。以后子静怎么办?父亲是不会同意我用一生的时间去照顾一个废人的。我该如何面对柳子静,坚持和放弃我选择哪个?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父亲将絮兰兰介绍给我。絮兰兰,絮氏集团絮康的掌上明珠。絮兰兰长得很好看,但是她身上没有柳子静那种典雅和安静,可是父亲的意愿,我也不想违背。只好一边照顾着子静,一边和絮兰兰频繁接触。柳子静,我该拿你怎么办?父亲曾对我说过:如果不放开柳子静,他会让柳子静先放开我。我明白父亲会告诉子静:你只是个牺牲品,一颗我手中的棋子。也许离开她是对的,苏家的香火不可能因一个废人而断送。苏家和柳家的恩怨注定柳子静不可能成为苏家的媳妇。絮兰兰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那是一块肥肉。我怎能让自己花在絮兰兰身上的心思白费呢? 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去过医院了,和絮兰兰的频繁接触,让我忽略了她。再去看她拉萨治疗盆腔炎医院
赤峰性病医院费用
梅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南京京科医院电话
拉萨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