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通化资讯网 > 育儿

黑巫师朱鹏 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8:53

黑巫师朱鹏 第三十章:

“唉,两位香客……两位香客,唉,鹏师兄,对不起,打扰您了。”一名青袍小道士直到这时才赶过来,然而这名十几岁的小道士根本就不敢注视眼前活色生香的两位美人,只能以求助的眼神不停的瞄视朱鹏。

“你退下吧,这两位的签由我来解。”朱鹏起身而立,让那手足无措的小道士退了下去,然后他对手中竹签上的蝇头小字念诵起来:“赤绳系定是前生,不用求媒事可成?”

说着,朱鹏抬头看了眼前两名明艳动人的美女一眼道:“这根是你们谁求的?”

“我求的,怎么样?”粉色长发的尤物举起小手急急的问道。

“姻缘签,你与你的情人一定可以在一起。”说着,朱鹏把那根竹签递还给了眼前女子,看着她恍若小女孩般欢呼雀跃,浑身上下尽是波涛汹涌

,***肥臀,蔚为壮观。

“那我的呢?”看自己姐姐亦或母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棕色短发的女孩也有些急了,小声的问向朱鹏。

“我看看……镜中姻缘非是空,会向瑶台月下逢?”朱鹏微微皱眉,又抬头看了眼前如同小鹿般羞怯怯的女孩一眼,沉吟片刻后方才继续言道:“也是姻缘签,也是可以和……你想要的情人在一起。”

解签之后,两名穿着着巫师袍的美人开心地转身离开了,朱鹏却越发皱紧了双眉,一挥手,把不远处刚刚那个青袍小道士又招了过来。

“道满师叔搞什么?还好她们什么都不懂,才让我糊弄过去。赤绳系定是前生,不用求媒事可成。无媒苟合是为淫,刚刚那两支都是此类,主红杏出墙之兆……她们两个身上都有很明显的辐射能,这是两个巫师至少也是高阶的巫师学徒啊,让她们察觉出其中关窍,整个融阳观都得被一把火烧掉。”朱鹏有些恼怒的低声叱道,话语说得有些重了,把那青袍小道士吓得眼泪都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他吭吭哧哧半晌方才艰难地回答道:“我不也知道怎么回事啊,二十一包签,她们偏偏就选中了那两包,然后偏偏就抽中了这两签……这,这,这几率比抽到财神签或者喜神签的几率都要小啊。”

“呼,算了,这也不是你的过错,我去和道满师叔说,把这些下下签都撤出去吧,今时不同往日,一切还是小心为上的好。”再次挥退青袍小道士后,朱鹏转身进了道殿内宅。老实说,刚刚到深渊之城,意外发现融阳观并碰到道满师叔时,朱鹏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虽然欢喜,但他真没想到纯走炼心一脉的道满师叔能够扛过深渊浩劫,更没想到他在混乱甚至黑暗的深渊之城可以混得风生水起甚至重新建立起诺大的融阳观。

融阳观的后院不同于前殿般肃穆威严大气雄浑,这里更像是乡间田野,有一片种着一颗颗水嫩大白菜的围篱田地,有一小片水光透彻的池塘,这样的景致配上一侧成排的房舍,漫步其间颇有些走在乡间小径的乐趣。

直到一群哇哇叫着的熊孩子在一名青衣短发小脸黑黑的女子带领下共同围追堵截一头看似有三五百斤重的大肥猪,那一片的混乱喧嚣声顿时把原本的田园静逸砸得粉碎一地。

“抓猪,抓住它……唉,鹏师兄,您来了……快,快,帮我把月华抓住。”那名孩子王似的青衣假小子一看到朱鹏便高兴的大叫起来,黑黑的小脸显露出一股光彩,然后一指那头左冲右突势不可挡的大肥猪,求助之情溢于言表。

“想找个地方静一静,为什么就这么难呢。”以手抚额,然而下一刻朱鹏还是果断出手了,只因那头大肥猪一看到朱鹏,浑身的肥膘都猛烈的一抖,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缩得更小了,显露出如遇天敌般的紧张情态。下一刻,它扭头拱倒几个扑上来的熊孩子,冲着一侧墙壁便冲了上去,三五跃间居然踩着墙壁一旁堆放的杂物连滚带爬地跑上了房屋顶,四支粗壮的猪蹄交替发力,带得浑身的肥肉激烈的乱抖……真是一头向着幸福与自由出发的猪啊。

然而朱鹏的身形突兀出现在房顶半空中,他一支手掌准确按在了那头大肥猪极为肉厚的头顶上,略一发力,本来承载着三五百斤已经不堪重负的房屋顶顿时崩塌了,在哗啦啦的乱响声中,一人一猪一同落入了漆黑的房屋内。在噼里扑笼的一阵混乱后,那头被青衣女孩称为月华的大肥猪,被朱鹏捆了四蹄扛了出来,最后被他轰得一下扔在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矮胖道士面前。

“师叔,这头猪快成精了,宰了吧。”

“你是朱,它也是猪,相煎何太急?哎,我可怜的月华,不就是拱了几颗白菜吗,至于你们好几十号子人追着打?”一边说着,圆呼呼看起来与那头大肥猪有几分相像的老道给被称为月华的猪松了绑。大肥猪委屈的把猪头靠在老道肩膀上,呼哧呼哧的告着黑状,诉说着自己的委屈,被矮胖的老道拍着厚厚的背脊连声安慰,在承诺今天给它做土豆炖白菜后,李月华才哼哧哼哧的转身走了,走出包围圈时还摆动屁股拱倒好几个穿着道袍的熊孩子。

“都散了吧,都散了吧,今天你们朱师叔来了,晚上咱们吃白菜炖豆腐。青莲,去给你师兄准备房间,你师兄今晚住这。”

“是,师父,师兄一会见啊。”小脸黑黑的短发女孩又冲朱鹏挥了挥手,那黑白分明的大大眼睛中尽是喜悦笑意,然后她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去了。

对于李青莲来说,哪怕深渊降临,哪怕巫师世界统治残余的地球位面,她的生活也一直都没什么大的变化,幼时在深山之中与师父一同修行一同劳作,种地,养猪,日子平静而安宁,偶尔朱师兄回来看师叔与自己,这一天能够让李青莲高兴开心整整一个月。

“说吧,最近又有什么糟心的事让你想不开了?看你面色中有郁气难平,已经很多年没见你会被凡尘俗事侵染道心了。”矮矮胖胖的老道转身带着朱鹏漫步而行,他皱着红红的酒糟鼻随口询问道。

山西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承德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承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