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通化资讯网 > 体育

重生凤舞九天 第九百六十三章 血中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8:46

重生凤舞九天 第九百六十三章 血中情

蓝堂宏宇顺着蝎子的手指看去,叹了一口气道:“它不是吓的,它是受伤了,失去发射超音波和接受超音波的能量,所以……”

“也就是説你的蝙蝠坐骑变成了一只盲瞎蝙蝠啦?那他要怎么载着我们上山呢?”蝎子吃惊的问道。▲∴,关于蝙蝠她还是有些了解的,那蝙蝠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他们靠得是发出超音波接受超音波的方式来辨别物体和方向,失去了这方面的能量,这蝙蝠和瞎子没有区别。

蓝堂宏宇痛苦的闭上眼睛,diǎndiǎn头,説出一个残酷的事实道:“没有个把月,它是恢复不了的!”

“个把月?”蝎子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一个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动,看他情况,估计也需要个把月的时间,一个直接要个把月来恢复功能,蝎子有一种抓狂的冲动,转头再看四周的环境,蝎子便不觉得没有先前那么顺眼了,开玩笑,在这里荒无人烟,除了草就是树的地方,窝个把月,岂不説她现在心急如焚,就算是不着急,自己也待不下去啊!蝎子痛苦的看向蓝堂宏宇,一副欲哭无泪的摸样问道,“还有其他办法吗?”

“那家伙是没有办法了,但是我……要想我马上有力气和你一同离开,还是有些办法的,只是……”蓝堂宏宇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説道。

这下,蝎子又被急到了,她不耐烦的问道:“到底是什么办法,快説!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婆婆妈妈了!”説完这话。蝎子才发现蓝堂宏宇正眼眸熠熠生辉的盯着自己光洁的脖子看,那眼神就像饿狼看见一只小绵羊一般,其中的**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

蝎子下意识的一把捂着自己的脖子,警惕道:“你想做什么?你不是有存粮吗?”

蓝堂宏宇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带着一些忧伤的説道:“我就知道你不愿意,那些存粮只能维持我正常身体需求,我需要新鲜的活血来补充能量……那些存粮没有用!”

“不过,我知道你对这个有抵触,没关系,我躺躺。説不定明天后天就能走了!你别在意。”蓝堂宏宇见蝎子那为难的模样。安慰道,只是他那上下动了一下的喉结,显示出他此刻的想法并不如他嘴上所説的那样。

明天,后天?你骗鬼吧。就这半死不活的模样。至少也得花个十天半个月。蝎子才不关心蓝堂宏宇是怎么想的,她关心的是时间,她要尽快找到火云山。尽快开始修炼。

深吸了一口气,蝎子咬咬牙道:“还有那个防止变成第五等吸血鬼的药吗?”

蓝堂宏宇脸上顿时闪现出了惊喜,连忙道:“有的,为了不祸害人类,我命族内的人,每人身上必须随时备着一瓶药……”説到这里,蓝堂宏宇有些腼腆的继续道,“我的,也备在身上了!”

吸人家的血还説的如此冠冕堂皇,如果,我现在扔一颗药给你,让你给我咬一口,吸diǎn血,看你会不会欣然接受。蝎子在心中不满的暗暗腹诽,腹诽完,蝎子忽然想到,当年在血域中的情景,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娘的,这家伙貌似很乐意让自己吸他的血,真是太变态了。

蝎子不情不愿的接过蓝堂宏宇手中的药丸,一口吞下,接着坐在蓝堂宏宇的身旁,将蓝堂宏宇从草地上扶起,抱着蓝堂宏宇,让蓝堂宏宇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闭上眼睛道:“开始吧!”

蓝堂宏宇犹豫了一下,伸出那红红的舌头在蝎子那白皙的脖子上轻轻添了一口,接着张开嘴巴,露出两根森白的獠牙。

在蓝堂宏宇添自己的时候,蝎子便感到脖子上有些冰冰凉的感觉,像是上了麻药一般,所以蓝堂宏宇的獠牙刺进自己脖子的时候,蝎子并没有感到疼痛。只在听到耳边那咕咚咕咚声音时,有些瘆的慌。不过,这种瘆人的感觉,随着因失血过多渐渐带来的空虚感所湮灭

蝎子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忧伤袭上心头,绞得自己心一阵一阵的疼痛,有些喘不过气来,眼眶中的泪水也不自主的流了下来。记得上次自己被蓝堂宏宇吸血的时候,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何这次……,想到蓝堂宏宇説血族之间的吸血,是情感的传递,难道是因为自己最近太压抑了,所以在传递的时候,爆发出了伤感。

就在蝎子还处在迷惑中时,蓝堂宏宇已经停下来动作,最后心细的在蝎子脖子上又添了一口,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蝎子的脖子。

蝎子知道蓝堂宏宇吸血已经结束了,开口问道:“够吗?”

“够了,再吸,我得背着你走了!”蓝堂宏宇戏谑的説道,可是表情却没有那么愉悦,眼中闪过一丝苦涩,不过因为头搁在蝎子肩上,后脑勺对着蝎子,所以蝎子没有看见。

既然人家説够了,蝎子也没有那么好心让人家再吸一diǎn,毕竟没有人愿意让另一个人吸自己的血。蝎子小心翼翼的将蓝堂宏宇放回草地上,问道:“吸了我的血是不是觉得好一些了?”

虽然没有明着催蓝堂宏宇快diǎn好,但是蓝堂宏宇心里清楚,蝎子很着急,他抱歉一笑道:“我还需要消化一段时间,大概要半天的时间,晚上我们再上山行吗?”

“这是自然,我的血又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一吃就好的。”听见蓝堂宏宇説出一个大致可以恢复的时间,蝎子也舒了心,站起身子,理了理被压皱的裙子,继续道,“那我先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上山的路,你若是有事,便用精神力叫我,我能听见的。”意思是,自己不会走太远。

“嗯!”蓝堂宏宇应了一声,随即想到自己在蝎子血液中看见的忧伤和那深深的绝望,顿时感到一阵揪心的心疼,他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叫住蝎子道,“就算那个人不在了,你还有我,还有凤家,你不是一无所有的!”未完待续。。

日照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海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日照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张家口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